工程分包纠纷

工程分包、劳务分包、违法分包、违法转包、借用资质等工程法律关系。

04 Apr 2019

违约金约定过高,当事人请求减少的,法院有权依法进行调整!

案情简介: 2014年7月,A某作为B公司的授位委托代表,将B公司承包的位于某地的施工合同中的室外污水处理工程分包给C公司,分包合同价款为248万元。分包合同对合同进度款项支付、管理费用、质保费用以及违约金等进行了约定,约定若B公司未按约定向C公司支付工程款的,B公司应当按2000元/日向C公司支付违约金。分包合同签订后,C公司组织员工进场施工,并于2017年4月竣工结算,结算金额为2749856元,施工期间B公司已向C公司支付工程款1576494元,还余1173362元未支付,由于B公司经济困难,资金周转出现问题无法及时向C公司支付,C公司因而向B公司提出支付违约金,B公司因违约金过高无法承担等原因,无法向C公司支付,因此C公司将B公司诉至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决被告B公司向原告A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1173362元,并按合同约定的2000元/日支付违约金。 法院判决: 判决被告B公司向原告C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工程款1173362元;并按年利率12%支付违约金(以剩余工程款为本金)。 责任承担: 虽然合同为当事人双方自愿约定,但违约金约定过高的事情常有发生,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年利率一般为24%以内比较合理合法。本案中B公司和C公司约定的违约金换算下来将近160%的年利率,明显过高,显失公平,被告提出约定明显过高时,法院当然有权依法对违约金的比例作出相应调整。

01 Apr 2019

被挂靠人以自己名义对外签订分包合同,当然由被挂靠人作为合同相对方履行相关义务!

案情简介:       2013年7月,因A公司无相关建筑资质,所以A公司借用B公司资质就承揽某小区的建设施工工程。2014年初,B公司以自己的名义与C公司就该小区建设施工工程的外墙保温工程签订了建设工程分包合同,分包合同约定由C公司包工包料,并对承包工程内容、工期等进行了明确约定,后C公司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于2014年5月按时完工,并由B公司组织竣工验收合格,办理了结算手续,结算金额为274万元,A公司、B公司对此金额无异议,依据合同约定结算后应支付至工程总价款的95%,扣留5%作为质保金,质保期两年期满后退还。在分包合同履行过程中,B公司仅向C公司支付工程款142万元,还余132万元工程款未支付,C公司多次向B公司催促支付工程款,B公司均以实际承包人为A公司拒绝支付,C公司因此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B公司向C公司支付工程款132万元并支付拖欠工程款的利息至付清之日止。 法院判决: 判决被告B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原告A公司支付工程款132万元并支付至付清之日止的拖欠工程款利息(以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 责任承担:     虽然工程实际承包人为A公司,但B公司作为被挂靠公司且与业主方签订的总包合同也是B公司盖章,B公司当然应当承担合同的履行义务,后B公司又与C公司签订分包合同,B公司作为分包合同的相对方在C公司施工完毕后应当依据分包合同的约定履行支付工程款的义务。并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计建设工程的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B公司还应当支付拖欠工程款的利息。

15 Mar 2019

签订分包合同后因甲方原因导致工程实际无法承包的,甲方当然要退还承包方支付的安全保证金和介绍费用!

案情简介: 2017年3月,A公司与B公司签订了工程内部承包合同书,合同书中约定了B公司将其某地的多处灌桩工程分包给A公司,合同签订后A公司向B公司缴纳了500万元的施工安全保证金,并向B公司的C员工账户支付了100万元的介绍费用,B公司向A公司出具了盖有B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收据。合同中对施工项目、施工管理、工期、工程款结算等内容进行了明确约定,合同签订后,一直到合同约定的开工时间,B公司也未按约定的内容将上述项目承包给A公司,经A公司多次催促,B公司也一直没有明确的答复;此后A公司因无法承包即要求B公司退还500万元的施工安全保证金和100万元的介绍费用,B公司也予以同意,并且签订了还款协议书并约定了利息,但直至还款协议书到期,B公司也仅退还了200万元的保证金,A公司无奈只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B公司退还施工安全保证金300万元和介绍费用100万元共计400万元,并支付还款协议书中约定的按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 法院判决: 一、判决被告B公司返还原告A公司保证金和介绍费用400万元元; 二、判决被告B公司向原告A公司支付利息(该利息以400万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自2017年3月9日起计算至款项实际还清之日止); 责任承担: B公司在诉讼过程中否认其未收到A公司的介绍费用100万元,该辩称与A公司提交的证据中还款协议书所称存在事实矛盾,其抗辩理由不应支持,当然应当依据还款协议书支付;且B公司在收到A公司的保证金和介绍费用后一直不将工程分包给A公司构成了根本违约,当然应当退还A公司向其缴纳的各项费用。

08 Mar 2019

挂靠施工,若能证明发包方知晓其为实际施工人的当然有权要求发包方承担责任!

案情简介: 2014年4月,A公司准备投资建设某安置小区项目,因该工程属于应当招标投标的项目,因而A公司委托B公司作为招标代理机构。招标公告发出后,C公司作为投标人即向该项目发出投标文件,后2014年7月,A公司和B公司向C公司发出了中标通知书,即确认C公司所投标的标段已中标,且中标价格为3549万元。后A公司与C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14年9月D某与C公司签订了施工管理合同,约定由D某具体负责施工,C公司向D某收取工程款1%的管理费,后D某组织人员进场施工。至2015年1月D某作为C公司授权代表又与A公司签订了工程进度款支付的补充协议,该协议针对工程款支付时间方式进行了进一步约定,此后施工工程中进度款A公司也是直接向D某支付,并且也平时工程施工过程中的各种例会也由D某参加,各项材料购买合同也由D某直接与其他公司签订,所有支付凭证及合同原件均由D某保存。后工程于2016年7月份竣工验收,现质保期早已届满,A公司应支付全部工程款,经D某多次催收A公司仅支付2956万元工程款,还余593万元工程款未支付,此后D某再次进行催收时,A公司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其与C公司签订,D某无权要求A公司支付,后D某将A公司诉至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决被告A公司向D某支付剩余工程款。 法院判决: 判决被告A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工程款。 责任承担: 虽然D某无施工资质,属于挂靠C公司名下承包工程,但A公司一直直接向D某支付进度款,并且D某一直参加工程各种例会,A公司应当知晓D某为挂靠C公司承包工程,但A公司未提出异议,则D某应当是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所约定的为转包和违法分包的实际施工人,但D某作为实际施工人当然适用这一条,A公司应当在未支付的工程款内承担相应责任。

01 Mar 2019

公开刊物上声明自身分支机构不具备法人资格,后又代收代付该机构签订合同的工程款,当然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案情简介:      2016年6月,A公司与B工程处就某地天然气线路加固工程签订了建设工程分包合同,B工程处负责人C某为D公司的项目经理,B工程处为D公司设立的非法人非法人分支机构。但A公司与B工程处签订分包合同后,A公司即组织人员进场施工,施工过程中,D公司代B工程处向A公司支付进度工程款共计330万元,后工程于2017年4月竣工验收合格。依据分包合同的约定,该工程质保期为一年,质保期满后即支付全部工程款,现质保期已满,B工程处迟迟不支付剩余工程款并退还质保金,因此A公司向B工程处和D公司多次进行催款,D公司一直以B工程处为其设立的非法人分之机构对外不具备合同签订能力,并且在某报刊上发出过声明。但实际施工过程中D公司又多次代收代付该工程的工程款,因此A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D公司向A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255万元。 法院判决: 判决被告D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A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255万元。 责任承担: 虽然D公司一直声称B工程处为其设立的非法人分支机构,并且具有独立的诉讼能力,但不能对外签订合同;但实际中D公司又一直替B工程处代收代付工程款,致使A公司一直认为B工程处有权对外签订合同,并且依据公司法相关规定,B工程处作为D工程的非法人分之机构,D公司应当对B工程处产生的债务承担清偿责任。D公司在某刊物上发表的声明不能对抗善意的A公司,法院当然不能予以支持。

25 Jan 2019

实际施工量明显少于图纸工程量的,合同约定以实际施工量为准的,分包人当然有权要求其退还多支付分包工程款!

案情简介:       2017年7月18日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就某工程的外墙聚苯板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分包合同, 合同中约定了该工程最终工程量按经业主方确认的实际工程量进行结算。合同签订后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即组织工人进场施工,该部分工程于2018年2月竣工,后我方当事人先依据施工图纸的图算量对该工程进行结算,并向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支付工程款2431100元。此后整体工程竣工验收时,我方当事人在与业主方办理竣工结算时发现实际施工工程量仅为1770390.45元,且经业主方确认验收,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存在偷工减料的行为,依据合同的约定应以业主方确认的施工工程量为结算依据。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应当退还我方当事人多支付的工程款660700.55元,我方当事人多次向被告某建筑工程公示期发函要求其退还多支付的工程款,但被告不予理会。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向原告退还多支付工程款660700.55元。 法院判决: 判决被告某建筑工程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原告退还多支付的工程款660700.55元。 责任承担: 建设工程施工中一般依据图纸进行施工,但也存在部分施工方为节省成本偷工减料,导致实际工程量与图纸量存在一定差异,因此发包方按图纸量先行结算后发现实际工程量不一致的应由施工方退还多支付的工程款。

伪造欠条抵扣工程款,法院依法查明!

案情简介: 2017年3月5日,我方当事人原告A某某与被告B某某签订了某石干挂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我方当事人承建谭香园楼外墙干挂工程。合同签订后我方当事人即组织人员进场施工,并依据合同按时完成工程进度,于2018年1月进行竣工验收合同,依据合同约定,工程完工时应当支付至工程结算款95%,扣留5%质保金于质保期满后退还,现工程早已完工,被告B某某仍拖欠我方当事人工程款1977547元未支付,我方当事人多次向被告B某某索回工程款,B某某后出具了一张我方当事人并不知晓的欠条,上面写有我方当事人拖欠其材料款50万元,想要予以抵扣,但我方当事人并未签过字,因此,我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B某某支付原告A某某工程款1977547元。 法院判决: 判决被告B某某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A某某支付工程款1977547元,鉴定费用由双方平均承担。 责任承担:    被告B某某所出具的欠条因双方认可不一致,因此我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鉴定,根据鉴定结果法院作出如上判决,因此欠条是双方自愿行为,是一种行为意思,并非单方伪造便可生效,伪造证据在我国法律规定中是违法行为,该欠条也属于无效的。

08 Nov 2018

分包后未完成工程全部工作,胁迫我方当事人为其立下欠条并支付全部工程款,多付款项及欠条当然无效!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某集团于2015年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我方当事人承包某集团示范区内的机电安装工程,工程总额按实际结算。同年6月份,我方当事人与被告A某就该项目中样板房工程分包给A某,双方签订了劳务分包协议,具体工程量以实际施工结算为准,A某与年底向我方当事人提交了一份工程清单,指明已完成工程量,我方当事人随即付了部分工程款,后A某在2016年初将我方当事人约出并纠集其他几人将我方当事人限制人身自由,逼迫其付了全部工程款(包含未完成工程)并向其出具了20万元欠条,后我方当事人向派出所报案,但公安部门以A某情节轻微,不予立案。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被告A某请求其退还多付的工程款54元并撤销20万元欠条。 法院判决: 判决A某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原告多付的工程款54万元,并撤销原告于当日向被告A某出具的欠条20万元。 责任承担: 虽然A某无建筑资质,分包协议为无效合同,但A某实际完成部分工程,因此A某有权向我方当事人索要已完成工程量的款项,但其无权索要未完成工程量的款项,并且A某以限制我方当事人人身自由的方式另其付款并出具额外欠条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其索要款项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虽然公安机关以情节轻微为由不予立案,但A某的行为仍然是违法行为,因此打欠条的行为是可撤销行为。

08 Nov 2018

与我方当事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又将工程发包给其他人的合同可以解除!

案情简介:    2015年11月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村委会就该村旧村改造工程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历时150日历天,我方当事人向其提交工程履约保证金132万元,双方约定2015年11月23日之前由发包人监理人通知承包方我方当事人开工,后至2016年3月仍未通知我方当事人开工,而后经我方当事人了解被告某村委会已将工程承包给另一家公司,合同7.3.2条约定,因发包人原因造成监理人未能在计划开工日期之日起90天内发出开工通知的,承包人有权提出价格调整要求,或者解除合同。因此现因发包人原因导致我方当事人无法开工,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与被告某村委会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退还提交的工程保证金132万元及相应的利息损失。 法院判决: 判决解除原告与被告某村委会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工程保证金132万元及从交纳之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的相应利息损失。 责任承担:    因发包人原因导致承包人迟迟无法开工的,不仅导致承包人蒙受很多损失,甚至自身声誉也遭到影响,影响以后工程投标行为,发包人应当承担对此产生的后果。

02 Nov 2018

实际施工人挂靠某公司签订承包协议的,实际施工人当然有权起诉发包人索要工程款!

案情简介:    2012年A某挂靠于某建筑公司与某学校签订了学校运动场等地施工合同,双方于合同约定了工程施工细则及工程价款问题,后A某自行垫资施工,并按时完成工程进度,工程于2013年初由双方公司进行了结算,某学校还有部分工程款未支付,现某建筑公司忽然解散,A某的工程款项无从索要,因而A某只能寻到某学校进行索要,某学校以合同是其和某建筑公司签订的,因此该款项只能支付给某建筑公司。现A某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学校向原告A某支付剩余工程款。 法院判决:    判决被告某学校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A某支付剩余工程款。 责任承担:   虽然根据合同相对性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为某建筑公司与某学校签订的,但在实际施工中为A某垫资并实际施工,因此A某为实际施工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是有权起诉发包人,是适格原告,而被告发包人应当在其未支付工程款项内承担支付责任。